清和田玉雕牧羊图摆件
王乐群
 

乙未羊年将至,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当我拍摄完清和田玉雕牧羊图摆件之时,静静地凝视着,它给人一种和谐相处的感悟和安祥吉利的气氛。

这件清玉雕牧羊图摆件,现藏于安徽省枞阳县文物管理所。通高5、宽3.6、厚2厘米,重50克,青白玉质,半透明,玉质晶莹温润,以圆雕手法来表现童子牧羊的形象。童子头较大,单髻发式,前额宽阔饱满,后脑隆起浑圆,面庞圆润,眉鼻相连,鼻梁较高,蒜头形鼻,嘴角上翘,颧骨高凸,大耳贴于面颊两侧,右手弯曲向上,执鞭搭于后背之上,鞭身卷曲,鞭头呈如意祥云状,左手下垂,置于羊羔颈部。牧童身躯微胖,上着窄袖束腰长袍,下穿宽松长裤,衣服的褶皱纹刻画粗深,线条流畅,写实感强,透着童子天真无邪的天性和怡然自得的神情。羊呈跪卧状,口紧闭,三角眼,耳下垂,角向后弯曲,腮下、耳后及尾部边缘有细刀琢刻的几道短阴线代表羊毛,其余部分光素无纹,打磨光润,使羊之温顺的性情与肥美的体态得以极好地展现。这件玉雕有声有色地刻画了牧童放羊归休、犊羊饱食之后小憩的生动场景:牧童席地而坐,侧首俯视,搂抱羊羔,羊羔静息其左,伸颈仰头,偎靠牧童,两者相恋相望,顾盼有情,相依相守,其乐融融。童子性善,羊羔知礼,和谐相处,充满了祥和的生活气息,以优美抒情的雕刻技艺形象生动地描绘了一个充满活力和诗意境界。雕工超凡脱俗,颇见艺匠功力。构图设计精妙,表述用心,兼具形神和意境,既充分体现了优质和田玉的气质和玉雕艺术的审美观念,又准确捕捉了十分浓烈的生活情趣,是一件难得的精品。

“玉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吉祥物是人类向往和追求吉庆祥瑞观念的物化表现,它折射出时代和民族的社会心态、审美情趣、文化特质、民俗底蕴。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中华民族创造了许多向往、追求美好生活,寓意吉祥的图案。童子的造型,隐喻生命繁衍、子孙众多、多子多福、香火不绝,这是中国古人的人生第一事业,因而在诸多场合它就是作为一种表达美好、祥瑞、欢悦等等的文化符号。如意祥云纹则寓意高官显爵、健康长寿和子孙成才。羊自古以来就称为六畜之一,在古人的心目中,它既是当时生活中不可多得的佳肴美味,同时由于它是一种温驯可亲、善良有义的动物,又被赋予了很多美好的禀性和象征意义。《三字经》曰:“羊初生,知跪乳。”《春秋繁露》言:“羔饮其母必跪,类知礼者。”是说羊善良知礼。《三字经》还说:“人之初,性本善。”而“善”字从羊。《说文解字》曰:“美,甘也。从羊,从大。”古人把羊作为美与善的象征,如《诗经·召南》有“文王之政,廉直,德如羊羔”之句。古时羊与“祥”通,所谓“羊,祥也”(《说文解字》)。“羊之为言祥”,吉祥多写作“吉羊”,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就有了“吉羊”之语。清阮元《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汉洗·大吉羊洗》云:“大吉羊,宜用。”又卷十《汉元嘉刀铭》亦云:“宜侯王,大吉羊。”羊成为祥瑞之物。

童子、祥云、羊羔,作为中国传统民俗文化中吉祥的象征,成为古代艺术创作喜用和善用的重要母题。清玉雕牧羊图摆件,将三者巧妙地融合于一器,体现了清人对福善喜庆、长寿安康、邻里和睦、诸事顺利等等的渴望,寄托着人们趋吉求祥的美好愿望。值羊年来临之际,将此摆件所寄寓的吉祥美好祈愿,送给每一位奋战在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第一线的文物考古工作者,恭祝大家:乙未年,大吉羊。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